新疆小伙伴拍的网剧《石榴熟了》其他省份的小伙伴也很喜欢

2019-01-22 22:15

新疆小伙伴拍的网剧《石榴熟了》其他省份的小伙伴也很喜欢



  3月27日,一群大学生聚拢在乌鲁木齐观园路一个加油站边上,热切注视着不远处的拍摄现场。

  他们都是来自新疆各所高校骑行社的社员,原本是要骑向蝴蝶谷郊游的,但路遇“明星”,令他们激动不已,其中几个女生早已张罗同行的男同学,叫他们准备好手机,“我们要合影。”女生们嚷着。

  《石榴熟了》制片人阿依尼格·艾尔肯拦住了这群兴奋异常的粉丝们,“同学们,等拍完这条再合影,好吗?”显然,这样热情的场面她并非第一次经历,应付起来已颇有经验。

  新疆农大大二女生杨静很快便满意地与她心中的偶像穆汗麦提·麦麦提力合上了影,小妮子显得十分高兴。当然,在她口中,穆汗麦提被称作“弼士刀刀”,这是后者在网剧《石榴熟了》中的名字,在维吾尔语里意为“有赌博陋习的小混混”。

新疆小伙伴拍的网剧《石榴熟了》其他省份的小伙伴也很喜欢

  弼士刀刀这个“倒霉蛋”如今在网上可火了。杨静说,她的QQ里常有同学分享《石榴熟了》的搞笑视频。“我最喜欢他们的两个段子,一个是偷手机,还有一个是贴膜。”

  偷手机指的是《石榴熟了》里,穆汗麦提与艾孜热提艾力·亚森饰演的两个男生正在网吧里打《英雄联盟》(LOL)游戏,穆汗麦提发现有小偷,他俩想借装睡引小偷前来,抓个现行,未料他俩真睡着了,结果手机被偷了,穆汗麦提喊着“中塔没有了”,艾孜热提艾力则叫着“大龙也没有了”。

  贴膜则讲的是穆汗麦提饰演的老师,本来在教育学生不要在课堂上玩游戏,结果发现学生家长是教育厅长之后,立马卑躬屈膝地帮着学生手机贴膜。

  这两段视频在微博、微信里流传很广,偷手机的段子下面好多人评论说,“哇,原来新疆人也玩LOL。”至于贴膜的段子更是被多个营销号转发。

  《石榴熟了》以维吾尔语对白为主,辅以汉语字幕。杨静说自己虽然听不太懂维吾尔语,但还是被该剧爆笑的情节所吸引,“弼士刀刀他太逗了。”

  穆汗麦提已做了好几年的电视购物主持人,他说在2016年之前,认识他的基本上都是年过30岁的阿姨们,“自从《石榴熟了》上线岁以下的年轻人都认出我了。”

  穆汗麦提是《万万没想到》的忠诚粉丝,在《万万没想到》大电影上映期间每天要做的事,便是查询电影票房如何。而作为《石榴熟了》的导演艾孜热提艾力则是《屌丝男士》的粉,两人相互推荐各自钟爱的网剧,并开始向周边人推荐。

  然而,他俩发现身边许多维吾尔族朋友,由于不通汉语,并未看过上述在国内极火的网剧。“不如我们自己来拍吧。”就是这样一个念头,去年夏天,他们开始自娱自乐地拍起了搞笑视频。当时,该视频连片名都没有。

  穆汗麦提、艾孜热提艾力、阿依尼格等都是一家名叫新疆丝路热淘的电视购物公司的员工。他们在业余时间鼓捣出来的搞笑视频,令全公司的员工看了都哈哈大笑。终于有一天,老板海宁说,不如把视频放在公司微信公众号里“吸粉”吧。

新疆小伙伴拍的网剧《石榴熟了》其他省份的小伙伴也很喜欢

  《石榴熟了》主创人员。左起:乌那尔汉、穆汗麦提、艾孜热提艾力、祖拜丹木、阿依尼格。

  于是,微博“AnarPishti石榴熟了”在今年1月22日注册,2月12日发布了第一季第一集视频,随着每周五更新一集的节奏,这部讲维吾尔语的网剧火了,它不只在新疆维吾尔族社区中流传,随着社交网络的流转,国内其他省份的网友也关注到,经常有“山东人民观光团”、“四川人民么么哒”之类的留言飘过。甚至还有粉丝将视频上传到了国外的视频网站上,阿依尼格说,她得到的反馈是,远在迪拜也有《石榴熟了》的粉丝了。

  许多新疆人都在推荐《石榴熟了》,《大象公会》创始人黄章晋,生于新疆乌苏高泉,3月25日他发微博说,“@AnarPishti石榴熟了,你的视频《分享视频》太棒了,我很喜欢!打赏9.9元以资鼓励。”

  《万万没想到》的演员小爱(原名刘浩),生于新疆阿克苏,他专门在《石榴熟了》的官微留言,询问弼士刀刀的联系方式。

  小爱说:“大概在春节前,因为有很多维吾尔族同学在分享,所以突然看到,看了一下,有很多笑点还是蛮有意思的。我觉得挺好的一件事,因为分享快乐是一件很有成就感的事,而带给别人快乐更是如此,‘万万’刚开拍的时候也是以穷逼剧组著称的,我们在一点一点成长,他们也在,而且做的很纯粹,这点我很喜欢。现在我的工作主要以演员这块为主了,如果能够把新疆的元素带进影视作品中当然非常的开心。”

  为何《石榴熟了》会让新疆各族网民齐齐追捧,原因之一便是其接地气。比如按指纹、查身份证、便民服务证等段子,但凡有过新疆生活经历,多多少少都会亲历过,还比如超人与蜘蛛侠去打馕,则极具新疆特色。

  艾孜热提艾力说,目前《石榴熟了》一集里,会分配六成所有人都能看懂的通俗段子,两成是新疆民族特色浓郁的段子,另有两成则是大家一看就知道的段子。“比如样子、方向盘之类的段子,就非常能引起维吾尔族的共鸣。”艾孜热提艾力提到的方向盘,是一个双关语笑话,在维吾尔语中,“方向盘”与“角色”是一个词。

新疆小伙伴拍的网剧《石榴熟了》其他省份的小伙伴也很喜欢

  剧组拍摄第十一集时,大家都被“弼士刀刀”逗乐了。 谢龙 图

  不过,《石榴熟了》的段子有时也会让一些网友感到不舒服。比如在第七集里,穆汗麦提与艾孜热提艾力饰演两个绑匪,乌那尔汉·塞提哈孜则演人质,段子的笑点在于两名绑匪要求人质自己拿着勒索信回去,结果他俩意识到实际上是放走了人质,但没想到人质又跑回来说自己已经把勒索信交给家人了。

  引起部分网友不开心的点在于,“绑匪”穆汗麦提与艾孜热提艾力在剧中讲维吾尔语,而“人质”乌那尔汉讲的是哈萨克语。一名哈萨克族网友在微博下留言,认为乌那尔汉有丑化哈萨克人之嫌。本身就是哈萨克族的乌那尔汉说,他们在拍摄过程中根本就没有意识到民族问题,“我们都是好兄弟,在中传(中国传媒大学)住一个寝室。根本没有想过,你是维吾尔族,我是哈萨克族。所以拍的时候,就只是按照情节需要,演三个笨蛋的笑话。”

  从《石榴熟了》一开始,外表憨憨的乌那尔汉就被定位为周星驰旁的吴孟达,他的呆萌脸使其在网剧中人气颇高。

  艾孜热提艾力则说,原本拍摄有两套方案,乌那尔汉在另外一个版本里也演绑匪之一,“但是因为灯光还是录音的问题,所以那个版本没有拍成功。”

  在剧中,每一个角色都身兼多职,穆汗麦提除了演还要做后期,艾孜热提艾力则身兼演员、导演、后期多重身份,乌那尔汉是剧组的灯光师、录音师及演员,作为女一号的祖拜丹木·艾山还是剧组的化妆师。

新疆小伙伴拍的网剧《石榴熟了》其他省份的小伙伴也很喜欢

  艾孜热提艾力说,他如今反思,让乌那尔汉演人质的确属于一个失误,但他还是希望观众能从角色本身出发看问题,“穆汗麦提演的弼士刀刀什么坏人都干过,但却并没有人说他丑化形象呀。”他说,只要了解《石榴熟了》名字出处便能知晓他们的创作理想。

  “去年,我们公司还在(乌鲁木齐)南门办公的时候,每天都能经过一个标语牌,上面写着‘各族人民要像石榴籽那样紧紧抱在一起’,你想,石榴熟了,大家关系肯定就更融洽了。”阿依尼格说。

新疆小伙伴拍的网剧《石榴熟了》其他省份的小伙伴也很喜欢

  正因此,在艾孜热提艾力的设计里,他及穆汗麦提等维吾尔族演员说维吾尔语,身为哈萨克族的乌那尔汉说哈萨克语,实际上有些对话相互之间是听不懂的,“但在情节里,大家要显得没有语言隔阂,彼此都能理解对方的意思。如果下一季我们加入汉族演员角色,我们也会同样表现,他说汉语,我回维吾尔语。这样石榴就熟了。”他说,第二集里乌那尔汉说的那句“下个月的工资提前领了”,“如果不看字幕,我到现在也不知道什么意思。”

  的确,汉语字幕令这部网剧更大范围的流传开来,而这与新疆诸多网剧形成对比,比如已拍摄三季的“SHADEMANIYO”不加汉语字幕,纯维吾尔语对白,使得该剧在内地知者甚少,“我们一开始的确就是自己做着玩的,但我们还是希望让内地的朋友了解,现在的新疆年轻人在玩什么。”阿依尼格说,他们的努力并没有白费。

  阿依尼格出示了几则网友在微博里的私信,比如“第一次看你的剧感觉好搞笑,虽然我不是维吾尔族,但还是蛮喜欢的,最喜欢的是拿砖头拍女友那个,之前我不是很了解维吾尔族的,但看了你的视频后,现在发现这个民族的人好可爱,还会继续支持你们,加油”,再比如“多拍点有关新疆特色的东西,让我们多了解了新疆,我觉得我们大中国的新疆人还是蛮可爱的。”

新疆小伙伴拍的网剧《石榴熟了》其他省份的小伙伴也很喜欢

  网友的支持,成为这群“90后”新疆娃娃继续拍摄的动力,在艾孜热提艾力的规划里,今年他们还要拍第二季、第三季,每季12集,如果计划顺利,那么到2016年底《石榴熟了》将会有36集左右。“如果按照第一季的老方式走的话,肯定会碰到瓶颈的,现在想出来的办法是故事性的,比如像《生活大爆炸》,都拍了八九季了,他们里面有故事,看完第一集,肯定想看第二集,人物关系随着情节发展会有变化。现在我们已经在解释为什么他会被叫做弼士刀刀。以后会讲这个哈萨克族男孩是从哪里过来的,我们给每个人拍前传后传,应该能撑个三四季故事。”

  艾孜热提艾力说,等4月8日第一季杀青,他们打算去喀什采风。阿依尼格说,喀什人说话有一种别具一格的幽默,“比如有人吃霸王餐,喀什饭馆的老板不会直接说,‘你们还没给钱呢’,而是说,‘我还没有给你们找零呢’。”

  至于第一季常被网友吐槽模仿《屌丝男士》,作为大鹏的粉丝,穆汗麦提与艾孜热提艾力倒也不在意,穆汗麦提说,“《万万没想到》《屌丝男士》,我都喜欢。我们拍《万万没想到》风格的段子,现在人不够,场地也不行,还要需要化妆,很多地方制约。《屌丝男士》相对简单,一转场有反差,观众就笑了。所以我们先开始拍《屌丝男士》风格,以后会做《万万没想到》模式的段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