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领回乡去 点金番石榴

2018-12-29 14:04

白领回乡去 点金番石榴



  广州市增城区石滩镇人,现任增城区农业企业协会副会长、增城区创业创新协会副会长。

  曾荣获2015年度增城“十佳荔枝产业工作者”、 2016年度“广东省农村电商创业致富带头人奖”、第二届增城创新创业好青年、广州市“三八红旗手”等称号。

  2003年10月-2005年5月 在增城众合电子有限公司从事平面设计与网络推广工作;

  做什么行业都一样,要有敢去创新、有胆去创新,做好即便失败了也不害怕的准备。

  看着果树一天天长大,开花、结果,那种喜悦的心情是不从事农业的人体会不到的。我从小就对番石榴有很特别的感情。小时候妈妈种植番石榴带给我这么好的生活。到后来,从村民的水果滞销,到如今我们的水果供不应求。我觉得这当中的努力没有白费。

  2017年8月,刘淑芬考上中山大学的EMBA班。她在向新同学做自我介绍前先抛出了一个问题:“你们猜猜我是做什么行业的?”有的人猜是做服装,有的人猜是从事化妆品行业。见没有一个同学猜对,刘淑芬笑道:“我做的行业你们可能想不到,我是做农业的。”谁也不曾想到,这个80后女生已经把家乡的农业做得有声有色。

  从一名在写字楼里办公的城市白领,变成在田地里和550亩番石榴打交道的农民,刘淑芬回首近十年的拼搏与收获:“农业就是我一辈子的事业。”她深切地感受到,互联网影响了这个时代,也深深地影响了这个时代的农村。从农贸批发市场到社区商超,从电子商务再到如今的新零售平台,刘淑芬一直在不断地紧跟时代的脚步,“很多时候需要通过大胆创新来克服困难,所以不要害怕失败。”

  始终敢于不断探索的她,如今带动了800多户农民种植和销售岭南特色水果,日销售量破15万斤,番石榴单品年销售额达6000万元。刘淑芬说:“互联网为农业插上了一对翅膀,让它飞得更快。”

  刘淑芬是增城区石滩镇石厦村人。2009年,她在广州一家公司做平面设计和网络推广。有一次回家,她从母亲吴水群口里听到了坏消息:番石榴卖不出去。

  得知母亲的苦恼,刘淑芬利用其所长,试着在网上推广番石榴,开辟网络推广渠道。结果当天就收到无数咨询电话,解了燃眉之急。看到网络有如此的渠道力量,吴水群向女儿提议:“能不能回来帮我忙?”

  面对母亲的请求,刘淑芬陷入了两难。毕竟在当时,放弃一份在市中心写字楼里的白领工作,而回到农村下地种番石榴,在谁看来都是令人吃惊的选择。但最终母亲的一句话打动了她:“没有番石榴,你能有这样的生活吗?”

  刘淑芬回忆起小时候家庭并不富裕,“穷得买酱油都没有钱”。而自从种植番石榴以后,生活逐渐改善,慢慢地,家中还添置了电视、摩托车等新物件。“正是因为有了番石榴,妈妈才能把我养大,才给了我好生活。”

  从小就在家里帮忙的刘淑芬,对于种植和销售水果的整个流程很是熟悉,上起手来并不难。通过开辟网上推广渠道,在一定程度上提高了番石榴的销量。不过,销量的提高并未同步带动效益的提升,究其原因主要是农户分散种植产品质量得不到保证、收购价格受市场影响大以及农户抗风险能力薄弱。

  针对如何在提高销量的基础上提高效益,刘淑芬逐渐开始了产业化探索。2010年左右,村民们在刘淑芬的带动下种植番石榴面积已达1000多亩,紧接着成立的番石榴专业合作社则是朝产业化迈出的第一步。成立合作社后,有了省市社科院、果树研究所提供的专业育种及培训服务,逐渐培育出四季都能挂果的“四季红”胭脂红番石榴品种,村民种植番石榴的产量和质量也稳步提高。不过又一个问题浮现出来:番石榴成熟的大旺季在六七月份,赶上荔枝成熟,市场收购价格却是全年最低,每斤甚至只有三四角钱。

  刘淑芬给村民们算了一笔账:旺季亩产5000斤,售价3角钱,一亩地只能卖1500元;如果8月份“错峰”上市,亩产虽然只有3000斤,但能卖到1元钱,一亩地的收入就是3000元,比大旺季还翻了一番。这一算账村民们就明白了,纷纷加入“错峰”生产行列。

  随着合作社不断发展,刘淑芬和村民的销售模式也从最初的1.0版本即直接卖到批发市场,升级成农业生产基地直接对接超市的2.0版本。由于和超市直接合作,不用经过中间渠道,增加了利润,也能保证水果的新鲜。“超市销售的番石榴对质量有更高的要求,反过来又促进生产品质提升。价格也从2元涨到2.5元,提升了25%。”刘淑芬解释道。为了提升生产品质,刘淑芬还为村民们开办培训班,统一种植技术。就这样,品质好、要求高的水果受到了超市的认可,于是形成了长期合作的关系。

  后来,伴随电商发展,番石榴销售又进入3.0版本的电商时代。面向全国客户,这时刘淑芬感觉到靠一个人的力量难以应对,于是决定成立公司。2013年5月,广州市创鲜农业发展有限公司(下称“创鲜公司”)正式成立,专注于番石榴等岭南特色水果的种植和销售。通过互联网+的销售模式,将增城的番石榴卖到全省、全国各地,公司年销售额已经从2013年的4000多万元,增长到去年的8000多万元。刘淑芬告诉记者,单番石榴一个品种,年销售额就达6000多万元,最多一天销售量达15万斤。

  事实证明,刘淑芬的选择是正确的。“在别人不敢做电商的时候,我踏进去了;在别人不敢做超市供应的时候,我踏进去了;别人不舍得大成本去搞标准化生产的时候,我踏进去了。做什么行业都一样,要有敢去创新、有胆去创新,做好即便失败了也不害怕的准备。”刘淑芬表示,这么多年在农村打拼,令她体会最深的就是要大胆创新,否则日子真的很难。

  “互联网的发展对于农业的发展起到了很大的作用,等于为农业插上了一对翅膀,让它飞得更快。”刘淑芬对于时代的变化,感触颇深。“村民们从前用现金交易,现在也习惯了扫码收款;大家以前只会用手机打电话,现在还会用手机看视频、网购……所以说,互联网的时代不仅影响了城市,也深深影响着农村。”

  她表示,也正是在这个互联网的时代,农产品才有了卖出更高价格的可能。“比如荔枝在本地卖可能就几元钱,但是在网上可以卖到全国各地去,能卖到几十元钱一斤。从前外地人想吃增城荔枝可能吃不到,但是有了互联网,他们想吃什么就能买到什么,只是时间和价格的问题。这个时代的消费方式也正渐渐改变。所以我们的水果能从珠三角地区走向全国各地。”

  现在的刘淑芬对目前的生活状态很满意,能在自己的基地,从事自己喜爱的农业,她觉得轻松而快乐。“看着果树一天天长大,开花、结果,那种喜悦的心情是不从事农业的人体会不到的。”刘淑芬也认定了农业就是她一辈子的事业,“我从小就对番石榴有很特别的感情。小时候妈妈种植番石榴带给我这么好的生活。到后来,从村民的水果滞销,到如今我们的水果供不应求。我觉得这当中的努力没有白费。”

  如今,创鲜公司的水果产业基地有550亩,辐射周边8000亩种植区域,带动农户达800户。“龙头企业+基地+农户”发展产业模式初现规模,刘淑芬未来希望能在电商、新零售平台以及公司品牌提升等方面继续努力。通过不断引进高技术专业人才,提高农产品质量,创新销售模式,乡村正在形成人才、土地、资金、产业汇聚的良性循环。

  创鲜公司所在的增城区是广州的农业大区,党的十九大以来,增城按照中央、省市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重要决策部署,将乡村振兴列为头号工程抓紧抓实。立足区情,增城把“产业兴旺”作为推动乡村振兴的首要任务和关键节点,统筹整合资金、土地、人才等资源要素,改善农村整体环境,构建现代产业体系,全面推进乡村振兴。

  看到村民们的生活越来越好,刘淑芬很是高兴。“自己做农业,带动村民把产品卖出去、共同致富,帮助到这么多农户,我也觉得挺自豪的。”这么多年了,她也始终记得母亲告诉过她的一个道理:“你能为别人撑伞是一种福气。”而这话,也始终激励着她。

  2018年7月28日,广州市召开乡村振兴工作电视电话会议,对全市实施乡村振兴战略进行动员部署。会议指出,做好新时代“三农”工作,必须坚持以习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进一步提高政治站位,深刻认识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对广州推动高质量发展、推进大湾区建设、当好“两个重要窗口”的重大意义,把实施乡村振兴战略摆在优先位置,举全市之力把乡村振兴战略谋划好、实施好,走出一条具有广州特色的超大城市乡村振兴之路,在全省乡村振兴中当好示范和表率,勇当“四个走在全国前列”排头兵。

  据介绍,到2020年,广州乡村振兴将见到显著成效,城乡融合发展体制机制基本健全,现代化乡村产业体系、生产体系和经营体系初步形成,所有自然村人居环境整治全面完成,党的农村工作领导体制机制全面建立,现代乡村治理体系基本建立,从化区初步建成全省乃至全国乡村振兴示范区,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3.2万元以上,城乡居民收入比逐步缩小到2.3∶1,高质量全面建成小康社会。

  2009年:广州印发《关于加快形成城乡经济社会发展一体化新格局的实施意见》,明确作出“积极发展生态农业、观光休闲农业”以及“鼓励和支持农民依托农居和良好生态,大力发展具有岭南特色的乡村旅游业”的部署,将休闲观光农业作为实施都市农业发展战略中积极倡导发展的产业。

  2011年:市委、市政府印发《关于加快转变农业发展方式的实施意见》,提出“加强观光休闲农业示范村建设,建立一批观光休闲农业示范基地、特色园区,打造一批具有竞争力的龙头项目,培育一批观光休闲农业品牌和观光线年:广州制定《广州市特色农庄评定指南》和《广州市观光休闲农业示范园评定指南》,分别明确了特色农庄和观光休闲农业示范园等观光休闲农业主体的建设要求和示范单位的评定标准,进一步完善观光休闲农业发展的政策体系。

  2015年:广州颁布《广州市观光休闲农业发展项目专项资金管理办法》,进一步明确鼓励各类主体建设观光休闲农业项目的奖励办法,明确对符合条件首次申请补助的星级农家乐、观光休闲农业示范园和特色农庄可给予30~50万元的项目补助,对再次申请补助的主体按照“以奖代补”的方式给予三分之一的项目补助。